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爸爸的上司来我家
爸爸的上司来我家
那一晚,爸爸外出未返,妈妈正在浴室洗澡,就在我独个儿在厅中看电视之际,突然有一只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蟑螂从窗口飞了进来,在屋内四处乱飞。


  事件原本很普通,相信很多家庭都发生过,无奈我一生最害怕的就是蟑螂,当场吓得魂飞魄散哗哗大叫,正在沐浴当中的妈妈听到我的尖叫,随便用浴巾包裹身体就出来看过究竟,同样害怕蟑螂的我俩如临大敌,两母子经过一轮追逐与奋战,好不容易终于将大蟑螂击杀。


  解决危机,我和妈妈两人像虚脱似的倒在沙发喘息,平静过后,回望躺在身旁的妈妈,不期然倒抽一口凉气。


  不知在什么时候,妈妈身上的浴巾已然甩掉,现在躺在身旁闭目喘息着的,是个一丝不挂的女人!


  眼前的妈妈非常美丽,仍然湿湿的长长黑发笔直柔顺地垂在两肩,睫毛很长半开半闭的眼睛散发无限诱惑,妈妈面色红艳,气喘吁吁,坚挺而丰硕的玉乳,曼妙有致的腰枝,柔软又富弹性的小腹,丰满又浑圆的臀部,成熟丰腴的熟妇娇躯玲珑剔透的在我身边安躺着高低起伏,引入狎想。


  意态撩人,芳香四溢,从没想过不穿衣服的女人原来如此迷人,年少冲动的我一阵迷失,惘然地伸出双手,温柔的按在面前一双浑圆上轻轻抚摸,搓揉不了两下,「啪」的一声响起,我被左脸上火热的痛楚惊醒,抬头一看,面前的妈妈气得两眼通红的怒视着我,然后奔回浴室之中。


  跟着的一个月,妈妈都没有和我说话。


  那一段日子家里的气氛异常尴尬,我和妈妈不断互相回避,而我终日闷闷不乐,既后悔又羞愧,然而妈妈裸体的震撼,还有女性乳房的感触,我愧疚之余却又无时无刻的回味着。


  阿非见我神不守舍郁郁寡欢,问我什么事?


  「阿非,我在构思一个故事,内容是这样的,从前有一个不孝子,知道妈妈很疼他,故意等她洗澡时,才在门外叫救命,结果他妈妈以为他发生什么事,没穿衣服就开门出来,这个不孝子就强抱起他妈妈上床,他妈妈被他压得没办法,双腿松开,那不孝子就拿出大鸡巴朝他妈妈的肉洞硬干进去……」我将对妈妈肉体的渴望,与及当日没有发生的美满后续构想,编成自我安慰的故事告诉阿非,他听得双目发光,嘴巴张得大大,更不理现正身处学校当中,情不自禁的伸手进裤袋里去。


  「跟……跟着怎样?」他嘴角流出口水。


  「想好再告诉你。」


  就像当日我真的和妈妈发生关系似的,我心满意足扬长离开。从此,我开始断断续续的给阿非,诉说我从妈妈身上幻想出来的情色故事。


  不种奇怪的满足感令我心头暖暖,我说得眉飞色舞,尽量将对妈妈肉体的幻想寄情于给阿非说故事之中,每每说完,就像我已成功得到妈妈,在朋友面前耀武扬威,渐渐成为我的生趣。


  然而,在十六岁的那个春天,原本只是天马行空自我兴奋的妈妈性爱幻想,竟然变成了事实。


  那是一个令人昏昏欲睡的暖暖春日,当天爸爸放工时带了上司回家吃饭,对方是个年过五十的秃老头,他一进来,就对我妈妈露出觊觎之色,在乎妈妈的我马上就感觉到,我对他讨厌之极,吃完晚饭就躲进睡房上网,之后就上床睡觉。


  睡了没多久,朦胧之间我被微弱的挣扎声与喘息声弄醒,好奇地下床,微微打开房门偷看。


  我看到烂醉如泥的爸爸伏在餐桌上睡觉,而半醉半醒的妈妈,软弱无力的被秃老头压在沙发上。


  眼前的画面太震撼了,终日梦寐以求却不可得的妈妈,此刻正被另一个男人奸淫着,那浑圆的胸脯正被强力搓捏,胸前的蓓蕾正被肆意品尝舔吮,那个将我生出来的小肉穴,此刻正被别人的污秽鸡巴塞得满满。


  记忆中妈妈的裸体再次在我面前出现,然而却是我从来没有预计的情况,眼前画面却是另一光景,那刻我天旋地转,心如刀割,正想冲出去救她,而就在那一刹那,我被妈妈突然的一声呻吟所停上。


  凝神细看,妈妈虽然梨花带雨,双手有气无力地想推开秃老头,然而面对每一下抽插冲撞,她喉头都会发出一下如仙子歌咏似的轻吟作为回应;再细看,妈妈正不自己的扭动蛇腰迎合着,而淫水正从阴穴与鸡巴的隙缝中一下一下的射出来。


  我的女神,我的妈妈,表面正在挣扎着的她,半开半合的迷离眼神正告诉着我另一个故事,此刻她很舒服,她正在享受另一个男人的奸淫!


  眼前相互对立冲突的画面,一时间令我无所适从动弹不得,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之际,秃老头动作愈干愈快,妈妈哼着歌般的小嘴也张得开开的却发不出声来,双手也从抗拒转成死命抓着对方的背,二人动作出奇的配合,极速的打桩动作在去到最高峰中倏然静止,我脑里一片空白,兴奋与绞痛交互煎熬,此刻我妈妈正被人在体内播种,生我出来的子宫正浸溶在外人的精子之中,我妈妈已不再是「纯洁」的了,四周一片寂静,仿佛感受到秃老头在妈妈阴道里不断注入的精液的流动,然后老头一阵长长的叹息,崩紧的妈妈如断了线似的一下次软瘫在床上,喘息之余,嘴角流露出丝丝满足的笑意。


  【完】